余創豪

我由機頭走到機尾,再由機尾走到機頭,徘徊了幾次之後,一名中年的工作人員禮貌地問我:「先生,你找什麼呢?我可以幫助你嗎?」我東張西望地回答:「我看過夏里遜福主演的電影【空軍一號】,我想知道總統的緊急逃生囊在那堙H」

筆者身處的飛機並不是一艘尋常的客機,我正在參觀位於美國加州列根圖書館的「空軍一號」,這本來是總統座駕機,曾經服務過尼克遜、福特、卡特、列根、布殊、克林頓,「退役」之後成為列根圖書館的展覽品。

工作人員微笑地說:「那是電影,真正的空軍一號並沒有逃生囊。」我掩蓋不住失望的表情,我又說:「電影堶悸漯躑x一號很大,這飛機看來細小很多。」工作人員仍然保持著笑容,他解釋:「電影中的空軍一號是波音 747 ,這架飛機是 707 。」我皺起眉頭,還未來得及說話,他已經解答了我心中的疑團:「每個總統都有兩架或者以上的專機,其實,空軍一號並不是這飛機正式的名稱,它的編號是 27000,另一艘 707 總統專機的編號是 26000,至於波音 747 的總統專機,編號分別是 28000 29000。總統並不在飛機上的時候,航天指揮中心只稱呼飛機的編號,只有總統在飛機上面之際,它才算是空軍一號。」

我一本正經地追問:「你能否介定總統的定義嗎?」工作人員完全沒有露出不耐煩的樣子,他說:「我是指現任總統。舉例說,一九七四年尼克遜因為水門事件而辭職,8月9日他正在乘搭總統專機,國務卿基辛格接到他的辭職信,航天指揮中心馬上接獲通知:尼克遜的飛機不再是空軍一號,而是 27000;還有,一九八一年埃及前總統沙達特遇刺身亡,當時中東局勢極為緊張,基於安全考慮,列根總統和布什副總統都沒有出席喪禮,前總統尼克遜、福特、卡達代表美國,乘坐 26000 前往埃及,那當然不是空軍一號。」



位於列根圖書館
的空軍一號
 



我繼續問:「一九六三年甘迺迪總統在德州達拉斯遇刺身亡,我知道其遺體由空軍一號送回華盛頓首府,副總統詹森也是在飛機上宣誓就職總統,甘迺迪身故之後已不算是現任總統,那麼,在詹森宣誓之前,那飛機是否仍然被稱為『空軍一號』呢?」工作人員遲疑了一會兒,他輕聲說:「這個 我不大清楚,我要做點調查。」

我一時得意起來,我又問:「既然今天沒有現任總統在這飛機上,為什麼列根圖書館的網站、宣傳單張、海報都宣稱這艘飛機是空軍一號呢?」工作人員睜大眼睛,我得勢不饒人,於是繼續提出問題:「如果總統專機降落之後,現任總統的左腳踏出了飛機,右腳仍然在飛機堶情A你可以稱呼它為空軍一號嗎?或者是,總統專機將要起飛,現任總統的右腳踏上了飛機,左腳還在飛機外面,這算不算是空軍一號呢?」

工作人員沉默了幾秒鐘,他笑說:「你一定是律師或者是法律系學生。」我打趣地回答:「不是,我更加糟糕,我是唸哲學的。」



空軍一號的引擎
 





保存在 Pima Air Museum的甘迺迪空軍一號



 

 

2006.1.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