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勢不兩立的偉大基督徒

 

林肯總統與李羅拔將軍

  • 余創豪


在這篇文章堶情A我將會介紹兩位偉大的基督徒,一位是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的總統林肯,另一位是林肯的對頭:南方叛軍將領李羅拔(Robert Lee),讀者可能會追問:林肯解放黑奴,李羅拔反對林肯,兩者又何以能夠相提並論?但更加令你困惑的是:林肯亦是充滿矛盾的人物,其「偉大基督徒」的地位,百幾年來一直受到質疑。

林肯總統是否基督徒?

在林肯總統遇刺身亡之後,一位名叫荷蘭(Josiah Gilbert Holland)的作家為林肯立傳,荷蘭稱讚林肯是一位十分敬虔的基督徒,他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信息,是全人類都應該得到解放,所以他恨惡不公義的奴隸制度,認為南方人誤解了《聖經》。荷蘭的林肯傳一紙風行,可是,荷蘭對林肯宗教信仰的描述,卻受到頗大非議。林肯就任總統之前是律師,和他在律師行共事二十一年的荷頓(Herndon)指出:林肯並不是任何教會的成員,他曾經對很多聖經教訓表示懷疑。一項否定林肯是虔誠基督徒的証據,就是他在復活節前的星期五,亦即是耶穌受難日,在戲院被行刺,通常基督徒會在耶穌受難日參加教會聚會,他怎麼會在那天晚上到戲院觀賞戲劇呢?

這爭論斷斷續續地進行了百幾年,一方面,基督教會援引林肯的事蹟來作為基督的見証,但另一方面,無神論者、反聯邦政府者卻抱著懷疑的眼光,最近筆者在一個網站還看見一篇題目為「林肯是不信者」的文章。

到底,真正的林肯抱著什麼信仰呢?這個問題可以由著名歷史學家樂馬可(Mark Noll)解答,樂馬可是偉頓學院(Wheaton College)教授、哈佛大學的客座教授,《亞特蘭大月刊》(Atlantic Monthly)推崇樂馬可的著作是二零零二年全美歷史學界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




樂馬可教授二零零三年在普林斯頓大學演講。



樂馬可參考了荷蘭、荷頓兩面的觀點,並且收集了大量史料,包括最近才重新發現的文獻、目擊証人的見聞,從而得到一個他相當肯定的結論:荷蘭、荷頓兩個都說得對,林肯總統的信仰並不是一生由此始終一成不變,在早期他的確對傳統信仰表示過懷疑,但在晚期卻逐漸肯定上帝和聖經,他不但經常祈禱,而且在公開演講和私下談話中常引用聖經。樂馬可稱讚林肯總統是一個和上帝摔角(wrestle with God)的人,換言之,其信仰之確立並不是受教條式洗腦,而是通過懷疑、掙扎、批判。

更重要的是,林肯總統十分重視「神引導歷史」(providence)這觀念,他認為人類事務必定服膺於一個超越人類的力量。他沒有參與任何教會,是因為教會太過注重個人化信仰,而忽略了神怎樣在國家中彰顯他的旨意。解放黑奴的問題導致南北方分裂之後,林肯指出:上帝不可能同時贊成和反對同一件事情,聯邦政府要廢除奴隸制度,南方各州卻要維持現狀,兩者之間必有一個不符合上帝的心意。林肯總統的名言是:「不是去問上帝是否站在我們這邊,而是要問我們是否站在上帝那邊。」

二零零八年,歷史學家約瑟維納(Joe Wheeler)出版的【亞伯拉罕林肯,充滿信仰與勇氣的人:我們最敬愛的總統的故事】(Abraham Lincoln, a man of faith courage: Stories of our most admired president),再次為林肯總統翻案,維納參考了大量文獻而寫成這部書,他指出:其實林肯曾經為找尋反奴隸制度的証據而仔細地查考聖經,但令他感到納悶的是,聖經好像沒有直接譴責奴隸制度的經文。最後,林肯由聖經中尋找到的理據是:人類按照神的形象被創造,所以每個人都具有尊貴的品質,任何人都不應該被剝奪尊嚴、被驅使勞役。另一個經常被人引用去質疑林肯信仰的証據,是他沒有參與教會,但維納指出:其實當時教堂並不普遍,很少人穩定地參加教會聚會,那時候的信仰觀念是:遵守聖經教訓比起遵從禮儀形式更加重要。

南北戰爭爆發之初,雙方以為可以速戰速決,誰料到戰爭拖了一年復一年,兩邊都死傷枕藉,以「冷港之役」(Battle of Cold Harbor)為例,在短短六個星期之內,北軍折損了五萬二千人,這相當於後來美軍在整個越南戰爭的死亡數字。當林肯巡視戰場、看見南軍北軍的屍體時,他心如刀割,他對兩位最高將領說:「在戰爭結束之後,一定不要有任何血腥報復,不要絞死他們(南方人),不要懲罰任何人,要讓他們得到自由。」當時林肯對法國大革命的記憶猶新,法國大革命與美國獨立革命幾乎同時發生,法國大革命原本的理想是推翻專制政治,追求自由、平等、博愛,但到頭來全國竟然陷入恐怖統治。林肯對兩位將領鄭重地強調:不要重複法國大革命的錯誤。

林肯總統無疑是一個偉大的基督徒,他並不是那些相信「一將功成萬骨枯」、「宜將剩勇追窮寇,莫為沽名學霸王」的「革命家」,他充分地做到耶穌所說:「愛你的仇敵。」解放黑奴之後,一名黑人想向林肯總統跪拜,林肯制止他,並且說:「你不要向外跪拜,你應該只向上帝跪拜,感謝他賜你自由。」




一九九九年筆者到訪位於華盛頓首府的林肯紀念館,當時林肯像正在進行維修,旁邊設置了鋼架。從這角度看上去,鋼架好像枷鎖、籠牢,這位解放者彷彿在沈思著自由的意義。



李羅拔將軍懸崖勒馬

不過,英諺有云:「要兩個人才可以跳探戈舞。」(It takes two to dance a tango)基督教一直以來都強調了林肯總統的解放大業,但忽略了一件事實:沒有南方將領李羅拔甘願放下屠刀,南北戰爭的結果可能比起法國大革命更加恐怖。

李羅拔將軍是為維珍妮亞人,畢業於西點軍校,在南北戰爭之前已因戰績彪炳而聲名大噪,提拔他的將軍稱讚他是軍事天才,並且說如果美國發生戰爭,政府應該要為李羅拔購買五百萬元人壽保險。當南方諸州為要保存奴隸制度而離開中央政府時,林肯總統馬上聯絡李羅拔,答應起用他成為北軍總司令。

當時維珍妮亞州站在南方分離主義者那邊,新政府的首都正是在維珍妮亞州的裡奇蒙市(Richmond)。雖然李羅拔也反對奴隸制度,但他說:身為維珍妮亞人,他不能帶領軍隊攻打自己的家鄉。在忠義難兩全之下,李羅拔辭退了聯邦政府的軍職,成為南方叛軍的總司令。

李羅拔將軍不愧為軍事天才,起初南軍節節勝利,無奈,北方各州的人口和資源都勝過南方,經過幾年血戰之後,一八六五年四月北軍佔領了裡奇蒙市,李羅拔帶領大軍往南面撤退。歷史學家雲力(Jay Winik)曾經開辦了一系列講座,題目為:「一八六五年四月:拯救了美國的那一個月」(April 1865The month that saved America),那麼,是甚麼人在那時候拯救了美國呢?雲力把當時事件的焦點,聚集在李羅拔身上。

在撤退之際,南方軍隊依然士氣高昂,依舊忠誠地擁戴李羅拔將軍。兩位李羅拔的副將先後向他建議:將大軍遷入叢林、深山,繼續打游擊戰。在此之前,游擊戰在歐洲已是十分普遍的戰略,而且成效顯著,美國南方各州幅員遼闊,面積是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瑞士、德國、波蘭的總和,以鄉村包圍城市,是絕對可行的。雲力指出:若果李羅拔點頭的話,當時美國將會變成二十世紀末期的越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黎巴嫩貝魯特、伊拉克,整個國家將會陷入禍劫無窮的深淵。但是,李羅拔不希望再加深維珍妮亞和全國的苦難,於是他力排眾議,毅然地選擇投降。那些不惜全國化為頹垣敗瓦、誓要戰至最後一人的聖戰者,也許可以從李羅拔將軍身上得到啟迪。

前巴解組織領袖阿拉法放棄恐怖主義之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北越總理黎德壽在越戰正酣時簽署和約,亦因此獲得和平獎。不少論者嘲笑這些雙手染滿血腥的所謂和平獎得主。但是,我不會將李羅拔和阿拉法、基辛格、黎德壽等量齊觀。當李羅拔選擇投降時,並沒有紅地毯、和平獎等著他,他並不知道林肯總統已經決定不懲罰任何南方人,按照當時的戰爭慣例,他有可能被判死刑。當時《芝加哥論壇報》的社論主張要處死李羅拔,副總統約翰生(Andrew Johnson)甚至說要絞死李羅拔二十次。

在前路茫茫、生死未卜之下,李羅拔親自會見聯邦軍隊總司令格蘭(U. S. Grant),格蘭開出十分優厚的投降條件:只要南軍停止抵抗,他們可以繼續擁有輕型武器、馬匹,而且聯邦政府會為他們提供糧食。格蘭秉承林肯總統的政策,尊重南方人,希望可以令兩兄弟重新擁抱在一起。談判完畢之後,格蘭脫下軍帽向李羅拔敬禮,李羅拔亦禮貌地回禮。之後,李將軍並無受軍事法庭制裁,而只是被剝奪公民權,他甚至擔任一所大學的校長,得享天年而終。

前面提過,基督教會向來只是強調林肯總統的信仰,怎樣幫助美國走過了這場艱鉅的歷史考驗,但其實李羅拔將軍亦是一位誠懇的基督徒,約翰生(William J. Johnson)翻閱了李將軍的信函,從而寫成《基督徒李羅拔》一書,約翰生指出:大量証據顯示,李羅拔和上帝維持密切關係,讓上帝在其生活中臨在,他經常尋求神的帶領,祈求從他得到力量。

林肯總統和李羅拔將軍的信仰來自同一源頭,無奈兄弟鬩牆,導致生靈塗炭。正如林肯總統所說:上帝不可能同時贊成和反對同一件事情,兩者之間必有一個不符合上帝的心意。在危急存亡之秋,李羅拔將軍最後選擇了站在上帝的那邊,為此之故,也許林肯總統和李羅拔將軍可以同為基督的見証人吧!

2005.8.24初稿
2009.6.8修改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